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福彩门户天下免费资料 >

黄唯理:半梦半醒写山川

发布日期:2019-12-23 14:30   来源:未知   阅读:

  刘斯奋先生形容黄唯理的画“初观如嚼橄榄,不甚适口,久而始觉其甘”,深有同感。黄唯理的山水画乍看之下有点柔弱,有些琐碎,但细加品赏,却有一种难以释手、别有意味的感觉。他所营造的山水世界,总是在苍茫、朦胧的气氛中给人一种惘怅的感受,仿如乡思,尤似离愁,在线与点的交织、色与墨的渗融中,展现出一种虚无缥缈、如梦似醒的诗意画境。画家委婉敏感的心境和温文尔雅的性情,乃至其修养的历练与成长的痕迹,都在不经意间流露于画卷之上。

  1988年从广州美术学院毕业后,黄唯理一直从事山水画创作。“剡溪若问连州事,惟有青山画不如。”(刘禹锡《送曹璩归越中旧隐诗》)古城连州的怡人山水一直滋润着生于斯长于斯的黄唯理,他更把这种思乡梦乡的山水情怀放大在他的笔下,一发不可收,形成了其画中细腻秀润的特色,南方常见的葵、蕉、榕、竹等植物茂盛郁葱,南方民居建筑和现代别墅等景物也经常穿插其间。

  同时,追求超越与创新的他也向往着崇山峻岭和荒野广漠的磅礴气势,其画作中又常常出现巍巍高川和层峦叠嶂,充满雄壮、辽远、苍凉的气息。当然,这两者自然协调的融合需要较高的艺术驾驭能力,经过严格学院式训练的黄唯理也深谙其道。他在继承彰显性情的传统文人画基础上,不仅师法自然,还吸收了宋元院体画和北方青绿山水画的营养。其画作古朴的气息、果敢短促的线条和宋代“米家山水”般的墨点笔触透露出其艺术上的广收博取。因而,黄唯理的山水画我们已很难说是具体来自哪一家哪一派,也很难分清描述的是现实中哪座山哪条水,而是其通过移情创造的诗意世界。

  黄唯理早期的山水画意境飘渺梦幻、敷彩明丽,仿佛是一个乍入繁华都市的青年在左顾右盼浮光掠影后的思想投影。但正所谓“繁华褪尽是本真”,从近几年黄唯理的画作上可以看出其对中国传统山水画持续精研和笔耕的成果:幽谷密林、苍翠连绵、景界幽远的画面里,蕴含着传承与创造相融汇的现代艺术设计观念和手法。他将传统的水墨现代化,通过浅碧清墨的浓、淡、干、湿之细致表现和近乎不厌其烦的点染以及饱满严谨的构图去表现山水的葱茏氤氲、林茂石美,从中更见幽静和禅意。

  细品黄唯理的山水画,时常在一派古意盎然中又读到时代的烙印,比如翠山环抱下点缀其中的建筑颇有现代感,但无不例外地不见人影、鸟迹,幽远的画面却能让观者仿佛隐约听到鸟鸣虫吟。如同王维的山水诗以有限文字表现无限情趣,以空灵诗境表现虚静的哲学底蕴,黄唯理也在追求澄怀静虑中臻于空灵与深邃的意境。

  例如《朝曦》就是黄唯理的一幅融汇南北、古意新境的山水画作,画中连绵起伏的山川、蜿蜒曲折的溪流使人视野广阔、心驰万象,近处苍郁蓬勃的植物在山岚雾气中如蒙轻纱,平添了几分虚幻神韵。还有那历历在目的亭台楼阁、围墙别墅和路灯、泳池、小汽车等当代景物,又使画作洋溢着浓厚的现代气息。画中阒无一人、摒弃尘嚣,依然呈现出一种清幽旷远的山居野趣,使观赏者在疑真疑幻中感受到一种闲雅自在、悠游恬淡的心灵慰藉。

  创作于2010年的《汶川写生图》,则让人感受到身为艺术家的黄唯理所具有的强烈的人文关怀。画中震后重建的汶川山水,山体的裂痕依然历历在目,画家并不刻意去展示往日的伤痛,而是用带着深情的笔触去抒写汶川重建中的新面貌:山体围绕中的村镇,一排排新建的民居井然有序;重修的公路上车辆奔驰;新搭起的电塔与电线杆暗示着当地生活与现代生产的恢复;新建的桥梁贯穿溪流两岸……画家用细致的笔触与写实的技巧把历史事件引入山水风景中,其笔墨放松而不随意,凝练而不沉滞,丰满而周密的构图,流露出画家本人对自然的尊重与敬畏,以及力求反映自然、缅怀过往和追求新生的复杂情感,整幅画作显得构思慎密、笔墨生动、意蕴独具。

  近年来,黄唯理又开始着意于沿海山水题材的探索。他将这一系列创新画作,命名为“山海经”,因为这里有山有海,有着许多翻天覆地的变化与传奇故事。加上他一向在艺术表现上喜欢呈现一种梦幻迷离的诗意,若隐若现,半梦半醒,与名著《山海经》中不少神话故事似乎有着一种呼应。

  从“山海经”这一系列的画作中,我们不仅看到了南方泽润之潮,也看到了时代发展之潮,虽然用的是传统的笔墨与章法,表现的却是当下的景象与气息,现代建筑、船只车辆、人物服饰乃至吊车飞机、海岛礁群都被纳入画幅之中。画作以纯水墨为主,而且多有云雾烟岚,与黄唯理以往色彩张扬的系列画作不同,较之于他昔日层层叠叠、丰满繁复的系列画作,显得简约质朴,新意盎然。

  黄唯理认为中国画最重要的是笔墨,最核心的是写意。时至今日,他已越来越倾向于“大朴归真”,创作形式上越来越趋向于简化,作品呈现出高度的概括化与意象化。现阶段黄唯理的简约主要体现在借助烟云的表现舍弃繁杂,走向简洁与质朴,借助空白的“无”体现无限的“有”。另一方面,以小画幅呈现大气象是黄唯理的另一项过人之处,他画册中有一些小画没看尺寸时,许多人会误以为是巨作大画,其实艺术气象不在于尺幅,而在于心胸,心中有丘壑,景象自万千。

  认识黄唯理多年,他一贯为人谦逊温和、言语慢条斯理,性情作派几乎没有变化,但在艺术表现上他却一种面貌又一种面貌地探索着,从色彩张扬到丰满繁复再到迷离简约……他有一个山水系列,取名叫“梦山居”,并戏曰:半梦半醒写山川。但他其实很清醒,他清醒地知道自己的目标在哪里。广东画院专业画家、国家一级美术师、广东省美协中国画艺委会副主任、广州大学及广东技术师范学院客座教授与硕士导师、国家艺术基金专家委员会委员……如此多的头衔加于一身,但他却不事张扬,只醉心于自己的笔墨天地里。

  黄唯理说,四五十岁正是一个画家艺术生命的青春阶段,目前他还处在耕耘期,要做的是多下案头功夫和广采博学,所以他不止步,更不止于思考。黄唯理是内敛的,同时又是包容的;黄唯理是平实的,同时又是攀越的;读他的画,同时又是读他的心,读他的襟怀,读他的向往与追求……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