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天下蓝月亮资料精选大全 >

第一千一十六章 九座苦海

发布日期:2020-06-26 17:39   来源:未知   阅读:

  雷顾影幽幽道来,有兰花生浩海,映起欢喜,苦难,爱恨,生死,令人们眼神生幻无常。

  “这九苦之间是长生真道阻碍,也是无量道法大成的难处,就如万古神王,超脱众生却也有一苦难断,不能逾越那无上神帝之境。”

  “非也,你知自身心境,而天地未知,此海彼岸为长生,就需检验九苦,而欲求长生,不得不走。”

  箫远仙走了九步,每一步都不容易,海浪虽小,却有惑心之力,如果不是他一年来在东荒世界历练尘心,又有成道山开悟,此刻也无法抵挡海浪的冲击。

  摇摇欲坠的他动用神元,映起周身万武之光,梵音清唱,竟显得宝相庄严,强大的浪花冲击着他也不退半步。

  长生不老海种种像皆非幻像,就是因为真实才更难抵挡,只能去见证,接受,开悟,如果过不了种种境像,自己将无法立足此海。

  “堂弟,我赌你走不到第四步,第一步到第三步是生时苦,第四步开始就是情道之苦,若是其他人还好过,或者另外八苦也难不了你。”

  箫楠,霸气无双,修行路上不惧万敌,不过情之一道是他最难,连箫远仙都认为,他很难渡过。

  他此刻走得也有些艰难,第十二步后,梵音清唱聚为尊尊古神,金光流转间捏不世法印:“九相宝道印!”

  九相印,分别是慧心印,定心印,洗心印,恒心印,力心印,宝心印,天心印,观心印,忘心印,形成至强的天级防护道印神决。

  箫楠认出这门神决:“九相神王,观世间万道宝印所创,护佑己身,万邪不侵,能使得本身法道勇猛精进,极为珍贵的法门。”

  九相神王成道在他前,算是半个引路人之一,只是不知道归来的这一世会不会如期相遇?

  洛妃仙诸女则有些担忧:“长生不老海熔于九苦,而九苦对应的却是长生无涯,不如回头,若渡不过去,不回头,应该就是永坠幽冥。”

  “轰!”箫远仙已起剑,混沌剑诀护佑本心,斩尽万像,虽是剑道,却也是本心之道,心熔于剑,剑合于心,一剑至利全出自于心。

  心若冰清,至剑极坚,心若浑浊,剑道不明,九相宝道印只能减少浪花对心境影响,要破开不老海的阻挡仍然需要他施展更强大手段。

  一剑剑扬起和落下,充斥着唯美的剑韵,只是被不老海洗去此中神力,只能以心力试海,究竟是困于九苦,还是超脱九苦。

  一尊尊立在海之边缘的见证者目不转睛,看着箫远仙走的越来越慢,剑道越来越快,额头冷汗渐增,不复先前轻松写意了。

  这些字符,龙蛇飞舞,又似腾天去,又像熔炼万神,尊尊傲立,显圣说法,拱卫着中央之碑,竟像是道通往无间之界的法门。

  “劝回头!”他们都看懂这片海的法意,不知道法意是长生不老海所蕴,还是立下九座长生岛的万古圣贤所立,不过来到此地,如何有回头一说?

  “你们先不要妄动。”箫楠冲着诸女叮嘱了声,便祭起十九重帝狱,环绕层层狱辉,竟是直接一步踏上去,涌来的浪潮还来不及折映镜像就被狱光斩碎。

  “世人眼里极可怕的长生不老海,于他眼中竟犹如无物,意求强渡。”她们很震撼箫楠的选择。

  乾荒之外也开始有至强者踏进,见到两道身影渡向前方岛屿,纷纷屏气聚神,眼神燃起炙热的光芒:“长生气息!”

  “这片海至凶。”不过他们的眼界,远远不是等闲武者能比拟,大多数为极致武王,更有帝境存在,手持传承仙器,有神袛之影闪耀本我灵台。

  眼神于箫楠和箫远仙之间环视着,只见箫远仙已经走了十九步,接近那座黑岛,而箫楠亦是速度不慢,一口气走到了第四步!

  “我爹才刚登海。”对于诸人进入乾荒之境,还用如此无礼的目光打量箫楠,使馨儿十分不满,轻哼了句,令得诸人稍稍回神。

  箫楠才登海就有这样的速度极了不得,毕竟他们隔着如此距离,心境都不断受到影响,仿佛要被牵引进那未知的幽暗。

  一尊帝境强者,年纪不算很大,穿着紫绸龙袍,仙风飘渺,实在是眼红箫楠将馨儿这样的仙级强者骗为打手,眼珠子微转,略带些不怀好意的问道。

  闻言,洛妃仙诸女心儿猛然掀紧,冷冷瞪视那尊帝境武者:“虽然她们也很想捅破这层窗户纸,不过箫楠正渡长生海,揭开此事必误道心。”

  “你这话问得好生无礼,如果不是爹爹慈悲放你等入乾荒宇境,凭你们也配进此地,世间又有哪个女儿不知爹爹真名,莫非当我傻瓜不成?”

  馨儿俏脸浮现怒意,杀意流转美眸中,不过还是忍耐着长吸了口气平复心境:“你且听好,我不做第二般解释,也不欲再听此问。”

  “我不便直道爹爹此世名讳,但他姓箫,继承天帝姓,帝血可照九霄宇星,不论前世今生,都是堂堂正正的天帝主宰。”

  她的眼神更冷了,凝视着那尊帝境武者浑身如坠冰窑,听见的每个字都像雷霆轰击于心:“我是他的女儿,他是我的爹爹,天命轮改,宇世崩溃,这件事也绝对不会有错。”

  于洛妃仙诸女错愕中,她冷冷的别过脸去,语气充斥着傲寒霜梅般孤冷:“你莫想挑拨我们之间关系,再敢多言一句,斩了你。”

  “这!”那尊帝境强者,喉咙如被堵上颗坚石,什么话都说不出来,硬是愣在原地,瞪目结舌,一念似乎一世,聆听着四周寂然无声。

  “一个如花似玉的绝世女战仙,认定箫楠是他父亲,荒唐到无视年龄,也不准外人点破,言之凿凿,他们有着相同的姓氏!”

  他们突然觉得很凌乱:“这世界究竟是什么了,谎言也可以变成真相,点破真相的人,反而变成说谎,究竟是个什么世道?”

  这座海,铸了九苦心碑,欲过此海,需问九苦,此中难道就没有一道无愧之碑吗?

  “难道他真是天帝转世?”洛妃仙诸女,亦是许久不曾回神,旋即面面相觑,都看到彼此眼眸中的惊疑不定。

  馨儿这等人物也许会受一时片刻的蒙蔽,却绝对不会在血缘这个极致重要的问题上犯错吧?

  箫楠一直以来展现出来的无所不能,也像极神灵转世,而所谓天帝,能培育出馨儿这样的子嗣,也绝然够的上神灵的称号了!

  她们本来想要的说辞,全然没有用上,此刻竟是不知道如何是好:“好像事情不是她们所想那般,馨儿对箫楠没有情爱之心,只有父女亲情!”

  她们所谓的劝诫也派不上用场,而要解释清楚他们之间的关系,也并不比修行武道之途上破一大玄境要轻易。

  “轰!”好在箫楠踏过第四步,映起的碧浪被熠熠生辉的魂轮斩碎,身躯裹着帝体之光硬生生撞击过去,所发出的声音惊醒沉思中的她们。

  一座座碧绿色的铜殿竟从大海底下浮现上来,拖起诸道山岳般的石碑,以更恢弘的姿态若隐若现的拱卫着中央的那十八字碑。

  令人震撼的是这些石碑极为古老,刻蕴着多多少少的大小不一之古字,结着两三条或者更多的铁链,贯穿着具具白骨,随着海浪起伏而形成恐怖骨海异像冲击他们。

  这是更可怖的警告,强渡此海,最终结局,必然是死无葬身之地,沦为白骨之一,和此片不老长生海永眠,守护着铜殿中的存在。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Power by DedeCms